创客理念的萌芽和提出 来源:每日科技网 发布时间:2017-03-08 浏览次数:65

   “创客”已成为承载当下中国经济变革希望的最热门词汇。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的脚步乏力,中国出口、投资与内需“三驾马车”走到了一个收缩关口的历史时刻,如何寻找一个新的增长引擎来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成为摆在中国面前的巨大难题。

  虽然创业的道路充满艰辛,创业的结果不得而知,但机遇与挑战永远并存,在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只有新技术、新产品的创造和应用才能产生出巨大的经济社会效益甚至成为引领时代变革的引擎。“创”是中国经济适应“新常态”的需要,“创”是传统与新经济融合的动力,“创”是青年人激扬奋斗的标记,“创”也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抉择。目前,从北京、深圳,到四川、西安,甚至在新疆、西藏,许许多多的地方都有创客的身影,创客的星星之火正发展为创新创造的燎原之势,并终将成为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熊熊大火。

  创客思想的起源和发展

  创客理念的萌芽和提出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创客理念最早起源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比特和原子研究中心发起的微观装配实验室(Fab Lab)。Fab Lab的核心理念是认为未来的发明创造将不仅仅发生在拥有昂贵实验设备的大学或研究机构,也不仅仅属于少数专业科研人员,而有机会在任何地方由任何人完成,率先能将灵感转化为现实作品的人即为创客。

  Fab Lab是一个快速建立原型的平台,用户通过Fab Lab提供的硬件设施及材料、开放源代码软件和由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开发的程序等电子工具来实现他们想象中产品的创意、设计和制造。其最初灵感来源于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尼尔·哥申菲尔德在1998年开设的一门课程——如何能够创造任何东西。尼尔·哥申菲尔德认为,与其让人们接受科学知识,不如给他们装备、相关的知识以及工具让他们自己来发现科学。随后,全球第一家Fab Lab于2001年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拨款在波士顿建立,旨在提供完成低成本制造实验的所需环境。

  尼尔·哥申菲尔德并不仅仅局限在美国实践Fab Lab的理念,截至去年12月,全球已经建立了80多家按照类似理念和原则建立起来的实验室,第一家国际Fab Lab在哥斯达黎加建立,其后挪威、印度、加纳、南非、肯尼亚、冰岛、西班牙和荷兰等国家也陆续建立了Fab Lab。

  技术的进步、社会的发展推动了创新模式的嬗变,传统的以技术发展为导向、科研人员为主体、实验室为载体的创新活动正向以用户为中心、以社会实践为舞台、以共同创新及开放创新为特点、用户参与的创新模式转变。而Fab Lab触发的以创客为代表的创新模式,正是基于对从个人通信到个人计算,再到个人制造的社会技术发展脉络的深刻理解,试图构建以用户为中心的,面向应用的,融合从设计、制造到调试、分析及文档管理各个环节的用户创新创造环境。

  创客理论的完善和系统化

  世界管理学家、长尾理论提出者、美国《Wired》(连线)杂志前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创客——新工业革命》中提出,“创客文化”是的数字科技与最古老“自己动手”的匠艺迎面相遇,将构成“新工业革命”。“创客运动”的重大贡献就在于保持小型化与全球化并存的能力,既有手工匠人的原始、又具创新性,实现低成本的高技术小处开始、大处成长。

  克里斯·安德森的创客理论基石来源于其在2004年提出的长尾理论。长尾理论的提出是基于其对娱乐市场的观察和分析。通过对传统娱乐业和网络娱乐业的对比,克里斯·安德森发现,由于成本和规模的限制,传统娱乐业只能覆盖那些20%的主流而忽略后面的“尾巴”。但是,网络技术解决了这个问题,使得在的前提下,满足了更多消费者的需求。

  长尾效应表明,原来认为的20%的关键客户已不能带来80%的销售收入,原来“边缘化”部分的市场份额在增加,所有非流行市场累加起来形成了一个比流行市场还大的市场。长尾理论自问世之日起,便被新兴的互联网业界及技术创新者奉为颠覆传统市场思维的“圣经”,并迅速发展成为创客文化的理论基石,推动兴起于18世纪的工业革命进入第三波——“创客运动”的工业化,数字技术和个人制造的完美结合。

  深圳推动创客活动发展的启示

  根据规划,深圳将通过建成一批创客空间载体,形成一批开源软硬件资源,汇聚一批创客人才,最终建设一套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机制灵活、政策完善的创客服务体系,营造一种创客教育普及深入、创客精神发扬光大的城市文化。为实现创新驱动发展,践行“中国制造2025”的宏伟蓝图,总结深圳推动创客活动发展的经验和做法,有几点值得分享。

  一是注重创客与创新、创业、创投相结合,搭建创新创业综合服务平台。深圳综合运用无偿资助、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各类机构为创客提供技术开发、资源共享、检测认证、技术转移、成果交易和法律咨询等服务。拓宽创客融资渠道,鼓励金融机构创新,为创客提供综合金融服务。

  二是注重创新创意与创业活动相结合,营造创客文化环境。深圳积极倡导崇尚创新、宽容失败的创客文化,通过开放共享支持创客创新,通过简政放权优化市场竞争环境 ,通过交流活动集聚创客人才,通过行业组织和社区网络服务创客群体,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

  三是注重培养本土创客人才与引进国际创客相结合,着眼全球范围配置创新资源。深圳推广创客教育和创客实践,以创客空间为载体,通过减免租金、完善软硬件设施、提升服务功能和能力等方式降低创客的创新创业成本。完善相关人才引进政策,为国内外创客人才入户、安居提供便利。

  四是注重市场导向与政府支持相结合,撬动社会力量推动创客发展。深圳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以社会力量为主构建市场化、全要素、开放式的创客空间,促进创新创意与市场需求和社会资本有效对接。创新财政投入方式,充分利用财政资金的引导功能和杠杆效应,全面撬动社会力量推动创客发展。

  五是注重财政引导与科技管理体制改革相结合,创新科技资金投入方式。深圳在原有科技计划资助体系的基础上,建立创客自由探索支持机制,创造性地将科技计划向创客个人覆盖。实施科技创新券项目,支持创客向各类机构购买科技服务。

  六是注重前瞻性与操作性相结合,确保各项措施落到实处。深圳市政府各部门充分沟通,确定政策的可行性、可操作性,明确措施发布后相关实施细则和操作规程的制定要求。推动建立市区统一的计划管理信息系统,确定资助规范,减少自由裁量权,加强措施的考核监督。

  深圳推动创客活动发展的探索

  制造者和用户共同参与、知识和创新共享扩散的创客创新模式意味着全世界又站在了科技创新的同一起跑线上,新的创新环境使得中国创客在世界范围内脱颖而出有了更大可能。无论是信息科技,还是工业制造,或者是具有浓郁东方特色的艺术创新实践,都为中国创客展开了无限可能的未来。

  国内创客群体诞生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创意主要来自于国外的开源网站,绝大多数创客空间(或称众创空间)尚属于初创阶段,创客群体的创新方式、创客空间的运营模式、服务平台的盈利模式等均处于探讨和摸索阶段,各行、各业、各地都需要因地制宜,寻找到有本地特色、有生命力的发展模式。从创意到实现创意是一次飞跃,从创意到产品商业化更是一次质的飞跃,每一次飞跃都不容易。

  深圳地域面积狭小,水、土地、农产品等基本生存资源先天不足,缺少世界的大学和科研机构,建市之初仅有30万人。但就是这样一个自然资源严重匮乏、科技文化贫瘠的地方,依靠国家给予先行先试的优惠政策,依靠移民群体敢闯敢试的无限活力,依靠“勇于创新、宽容失败”的城市气质,在短短30年发展成为全球最负盛名的创新之都之一,拥有全世界最完整的高新技术产业链和最完备的创新生态体系,为创客发展提供了的土壤,为国内外创客营造了的创新氛围,逐步发展为国内外创客最喜欢聚集的城市之一。

  目前,深圳的创客群体正在迅速壮大。数以千计的创客活跃在深圳的各个角落,既有在职或辞职创业的专业技术人员,也有高校应届毕业生,还有大中专院校、中小学等各类学校的在校学生。从产品是否商业化角度进行划分,深圳创客群体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入门级创客,即创意阶段的爱好者,执着于一个兴趣并寻求创意实现的指导和资源,是创客的初级形态,需要不断引导和培训;市场级创客,即创业型创客,其目标是实现创意的产品化、产品的市场化和规模化,是创客的中形态,政府应当对这部分创客给予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同时,市场级创客可适时转变为创客导师,传播创客文化、开展创客培训、承担社会责任。当下,深圳正以最自然的态度践行着“全民创客、草根创新”的理念,一个朝气蓬勃、初具规模的创客生态圈正逐步形成。

  在深圳,创客机构崭露头角。深圳现有较具规模的创客空间40余家,其中柴火空间、开放制造空间、创客工场和开源创客坊等创客空间在创客领域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与此同时,深圳已形成一批创客提供服务平台,其中较知名的有提供开源软硬件的矽递创客服务站、创客工场科技,提供快速制模打样服务的原型立体建模科技、万物创造、精新精密科技,提供智能硬件专业孵化的HAX等。

  在深圳,创客活动非常活跃。被誉为全世界的创客DIY聚会——由美国《Make》杂志发起的制汇节已连续在深圳举办三届,每年都吸引来自全球各地的500余名创客和团队参展及参加活动,已成为国内规模的创客盛宴。在充分总结深圳制汇节成功举办经验的基础上,今年6月18-22日,深圳举办了首届深圳国际创客周,主会场设在深圳高新区,福田、南山、前海等共设有11个分会场,活动内容丰富、表现形式多样,不同层次的创客均能够在活动中充分享受“开源、分享、协作”的文化与快乐。主会场由论坛、创客市集、机器人擂台、工作坊、创客表演5个环节组成,尼尔·哥申菲尔德、克里斯·安德森、戴尔·多尔蒂、美国《Wired》杂志现任主编Kevin Kelly、微型源代码控制器创始人Massimo Banzi、少年创客代表人物Joe Hudyh和Quin Etnyre等诸多全球创客领域大师级人物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230个创客团队展示了世界各地创客作品,其中1/3的创客团队来自于海外,50位演讲嘉宾为听众传播启蒙创新、创客本质和协同合作的创客文化,大批观众入场参观并观看电子时装秀、机器人格斗大赛等丰富多彩的创客表演。深圳国际创客周活动期间共有26.7万人参加了各项活动,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

  2015年6月,深圳先后出台了《深圳市促进创客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年)》、《深圳市关于促进创客发展的若干措施(试行)》等一系列政策措施,面向创客发展需求,拓展创客空间,夯实创客发展基础,完善创客发展生态链,目的是要把深圳打造成交流广泛、活动集聚、资源丰富、成果众多、创业活跃的国际创客中心。围绕建设国际创客中心的目标,深圳主要通过以下四个方面的措施来推动创客活动发展。

  建设低成本、开放式、便利化的

  创客空间载体

  深圳构建多层次创客空间,为广大创客提供低成本、开放式、便利化的创客环境,主要举措包括:在企业、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和其他社会组织创办创客空间,为创客群体提供研发场地、研发工具、创意作品展示、创意交流分享、小批量生产、创业辅导和资金对接等综合服务;在中小学、技工院校和高等院校设立创客实践室,配备基础制造工具,提升在校学生的动手实践能力,培养学生创客意识;开展国际合作,引进国际创客机构在深圳建立分支机构,提升创客载体的运营水平和国际化程度;发挥现有孵化器作用,延伸孵化服务功能,为创客提供场地、设施、创业辅导和预孵化等专业服务。

  在创客空间具体项目布局上,深圳依托现有孵化载体和旧工业区升级改造,从优化空间布局、完善功能结构、发掘空间潜力、优化产业结构入手,重点打造品牌项目。

  深圳微观装配实验室(Fab Lab Shenzhen):引进Fab Lab落户深圳,与尼尔·哥申菲尔德及麻省理工学院比特和原子研究中心等建立起定期不定期的联络互动,与国际创客界理论和实践保持同步衔接,构建国际标准的开源软硬件体系,为国内创客空间的发展提供参照坐标。

  深港(国际)青年创客创业基地:依托深港青年梦工场,集聚深港两地青年创客创业团队入驻,举办深港(国际)创客项目路演暨融资对接会、深港飞手训练营等系列活动,完善创客研发、展示、培训、孵化、加速、知识产权保护、品牌推广和金融等服务,强化深港两地青年创客的交流合作、推动深港两地创新成果落地。

  智能硬件创客营:依托深圳高新区深圳湾创业广场、华强北创客空间“强强联合”建设高水平的创新创业创客聚集地,提升华强北HAXLR8R硬件创业孵化器的服务能力,构建国际硬件创客项目培育平台,对创客项目进行种子投资,帮助创客通过众筹网站进行筹资,引导创客进行产品技术开发,推动创客产品进入华强北市场,为创客提供硬件设备、软件资源、技术指导和资金支撑,搭建人才、资金、技术、交易市场和圈子组成的新型五大平台,构建以创新创业为目的,服务功能完善的创客生态圈。

  构建高效率、全要素、一条龙的

  创客服务平台

  深圳提升创客平台服务能力,主要是通过众创、众包、众扶、众筹的“四众”支撑体系,打通创客、创新、创业、创投的“四创”服务链条,提高创新创业效率,主要措施包括:一,推动开源软硬件研发,提供种类丰富、功能强大的模块化开发工具、开发设备,使创客能根据创意设计简单快速地开发出产品原型;二,推动高等学校、科研院所、高新技术企业开放大型科学仪器,促进仪器设备、科学文献和科学数据等科技资源的共享,鼓励各类机构开放服务器资源,为创客提供软件、云计算及云存储支持;三,组织创客机构行业组织开展合作交流,探索软硬件开源许可协议的行业规范,推动建立以分享为核心的创客开源机制;四,发挥众筹对大众创新创业的服务功能,支持创客开展众筹活动,推动创客作品产品化;五,依托创客空间、创客服务机构,组建多种形式的创客协会、联盟,发挥其在行业服务、沟通协调和监督自律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与此同时,深圳还对现有的一批具备相当规模和影响力的创客服务平台进行优化和提升,总结运营经验、扩大辐射范围、复制成功模式,并根据科技创新发展趋势新建一批前沿领域创客服务平台。

  柴火创客社区。优化升级柴火创客空间现有场所设备,进一步提升创客服务能力,开展创客走进购物中心和走进校园活动,展示创客作品,交流创客文化,扩大创客群体。

  开放制造创客服务站。提升开放制造空间的设备服务能力,完善创客服务功能,开设创客培训课程,与学校合作探索开展创客教育,提供创业孵化、硬件产品化、科研成果对接等服务。

  矽递创客服务站。完善矽递创客服务站建设,建立采购平台、咨询服务平台、产品销售平台,启动“创客进社区”计划,提供面向小批量需求的便捷化工程和制造服务,帮助创客快速将产品推向市场。

  创客工场。完善创客工场服务功能,建立产品测试平台,引进孵化团队,完善融资渠道,帮助创客项目完成产品测试、定型、批量生产和初期市场营销,推动创客作品的产品化。

  培育多元化、梯队式、开放型的

  创客人才队伍

  深圳通过普及创客教育,增强全社会创业创新意识和能力,来拓展创客人群和培养创客人才。主要的措施包括:一,壮大创客导师队伍。深圳鼓励有丰富经验的创客、知名创客,以及拥有丰富经验的企业家和技术专家担任志愿创客导师,为创客提供创新指导和创业辅导,形成创客、创业导师、企业家以及技术专家的互动机制;二,开展创客教育。完善创客教育服务体系,开发创客教育培训课程,与高等院校、技工院校和中小学课程合理衔接;三,举办深圳学生创客节。展示学生发明创造作品,表彰学生创意作品,加强学生创客创新交流;四,加强创客科普宣传。组织各类机构开展创客科普活动,使创客活动贴近群众生活。开展“创客进社区”活动,推动大众交流分享、产品展示和创意实践。

  为了能让创客人才得到真真正正的帮助和扶持,切实提高创客创新创业的成功率,深圳克服诸多障碍,开创性地进行政策创新,实现了科技资助资金、人才安居政策对创客个人的全覆盖:一,对符合条件的创客个人、创客团队项目,予以50万元资助;二,支持创客向各类机构购买科技服务,对符合条件的创客空间发放科技创新券,用于创客购买科技服务,单个创客空间年度发放额度100万元;三,深圳市政府建设的科技基础设施以及财政资金购置的重大科学仪器设备按照成本价向创客开放;四,为创客人才入户、安居提供便利,对中国(深圳)创新创业大赛优胜者按该市人才引进相关规定办理入户,创客人才按照《深圳市人才安居办法》的规定享受相关优惠政策。

  打造国际化、市场化、接地气的

  创客活动品牌

  深圳打造创客活动品牌的目的是为了营造创客文化氛围,吸引国际创客、团队和机构汇聚深圳,激发全民参与创客创新的热情,更好地推动深圳创客活动的开展。其中,最重要的措施是举办深圳国际创客周,打造“深圳国际创客周”品牌。

  打造“深圳国际创客周”品牌,重点开展分享、体验、展示、竞赛等活动。

  深圳制汇节。深圳举办全球创客Maker Faire集会,集中展示全球知名创客团队和创新型企业的创意作品。

  国际微观装配实验室年会。深圳与麻省理工大学合作举办国际微观装配实验室年会,展示全球创客团队、创客机构的创意、创新作品。

  深圳创客高峰论坛。深圳举办创客高峰论坛,邀请知名创客,围绕全球创新发展热点进行专题研讨,以创客精神、创客思维为城市发展增添活力。

  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创客赛。深圳举办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创客赛,通过“政府引导、公益支持、市场运作”的模式,整合创新要素,促进创业就业。

  此外,深圳还鼓励各类机构举办创客成果展、创客项目路演和创客跳蚤市场等形式多样的公益活动,推动创客及其作品与投资人的对接,发掘创客人才和创新创业项目,促进创意的成果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