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背景下如何建设世界一流职业院校_陈秋明_片选 来源: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1204/10/45432329_ 发布时间:2019-01-22 浏览次数:38

科技是影响未来教育最重要的因素之一。[1]当前,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轮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正在对人类社会带来难以估量的作用和影响,将颠覆现有很多产业的形态、分工和组织方式,实现多领域融通,重构人们的生活、学习和思维方式,甚至改变人与世界的关系。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贺信中明确指出,新一代人工智能正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兴起,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动能,正在深刻改变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据麦肯锡研究,人工智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可达1.4%至1.8%。[2]面对人工智能发展大势,高职院校必须主动转型以适应时代的要求。


一、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特征


2016年3月,谷歌公司开发的人工智能Alpha Go战胜韩国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成为里程碑式公共事件。这一事件刷新了社会对人工智能的认知,成功使之再次成为社会话题的中心,掀起了人工智能热潮。从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开始,人工智能发展已60多年,目前正处在人工智能浪潮的第三波。和前两次不同,这一波人工智能热潮中,人工智能技术已开始广泛渗入和应用于诸多领域,包括社交媒体、工业自动化、电子商务、交通出行和物流、安防、医疗和教育等,展现出巨大潜力。[3]几乎所有人都隐约感觉到,一个新时代即将来临。在人类生产发展历史长河中,人类曾经用畜力、机械力、电力替代人力,而在即将到来的时代中,人类赖以为傲的智力会被“外包”和替代,这种替代将以超越以往经验的速度发生,这将意味着什么?


(一)大量工作岗位会消失。


世界银行《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数字红利》预测,中国目前55%-77%的就业岗位容易在未来因技能含量低而被人工智能技术取代,印度的比例为43%-69%,经合组织国家为57%。BBC援引牛津大学学者Osborne等关于“人工智能对未来职业的可替代率”数据体系进行职业预测:不仅那些可通过标准化训练的人才如电话销售员会被大量替代(可替代率达99.0%),“程式化强、重复性高”的高级脑力工作如会计师也会被大量替代(可替代率达97.6%),只有那些强调“创新、沟通和深入思考”的工作如软件开发人员被替代的可能性低(可替代率仅8.0%)。[4]仔细观察和分析这些可能要消失的工作岗位,不难发现,职业院校目前培养的学生所从事的岗位与这些即将消失的岗位有很高重合度。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工作岗位大量消失之后,数量庞大的劳动者是否有途径通过再培训掌握新技能、重新就业?麦肯锡为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提供的报告指出,到2030年,多达3.75亿劳动者,或相当于14%左右的全球劳动力需要更换职业类型,而中国就有近1亿。


(二)大规模个性化定制。


手工业时代,个性化定制是最流行的生产方式。随着规模化、标准化流水线大工业生产的实现,围绕客户个性化需求的定制很难实现。当前,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和消费观念的升级,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不再满足于千篇一律的标准化流水线制式,个性化、多样化消费需求渐成主流。这种情况下,适应消费者个性化需求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和青睐。表面上,个性化制造模式下的客户需求是零散的、非标准的,但将规模巨大的需求整合起来之后,便可基于大数据技术分析、聚类并挖掘其中的深层次标准,将“零售”转化为“集采”,并通过智能制造满足众多客户的个性化需求,达成定制领域难以实现的客户规模效应。[5]可见,借助人工智能技术,可实现生产过程由单一、重复的流水线生产模式转变为大规模、个性化、自动化的智能制造模式。[6]


(三)制造业服务化。


从制造业发展看,无论是美国的先进制造业计划,还是德国工业4.0,以及我国《中国制造2025》,都将服务型制造或制造业服务化作为未来制造业发展的方向之一。所谓服务型制造,是制造业企业从投入和产出两方面不断增加服务要素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的比重,从而实现向消费者提供“制造 服务”一体化解决方案、重构价值链和商业模式的全新生产经营方式,进而在产业层面表现为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的新型产业形态,这种新型产业形态既是基于制造的服务,又是面向服务的制造。[7]如GE公司将大量传感器安装在飞机发动机上,运用最新人工智能技术,实行实时智能分析和智能控制,提供精准维修保养服务。在此基础上,GE开展按小时支付的租赁服务模式,对发动机提供终身服务,企业从服务得到的盈利大幅提高。


(四)人类社会将进入精神世界。


1999年消费互联网刚兴起时,绝大多数人很难认识到未来5-10年互联网将彻底改变人类的生活和工作方式,衣食住行工作娱乐等各方面都将无法脱离互联网。这就是科技带来的颠覆性,未知远大于已知。由于智能制造、智能服务取代人类大量的工作岗位,而人工智能不需要休息、也不需要薪水,将大大提升企业运转效率,人类的物质财富将极大丰富。同时,人工智能可让人从繁重劳动中解放出来,闲暇间将越来越多,人类有更多时间去思考哲学问题、陪伴家人、出门旅游,感受精神世界的美好,将物质财富的创造留给“更能干活”的机器。不妨大胆预测,未来人类社会将会超越物质世界进入精神世界。


二、人工智能给职业教育带来的机遇挑战


面对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世界各国纷纷出台政策,以应对未来人工智能可能给社会发展带来的影响和变化。如美国发布了《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做好准备》《国家人工智能研究与发展策略规划》《人工智能、自动化与经济》等系列报告。中国立足于自身国情和优势,出台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等系列文件。人工智能的冲击和影响可见一斑,不容小觑。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托弗﹒皮萨里德斯认为,人工智能将在技术及应用层面对人才的硬性技术和软性素质两方面能力,特别是对人才的创造力、情感沟通能力、解决复杂问题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人工智能将给职业教育带来怎样的挑战呢?


(一)历次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都引起职业教育转型升级。


职业教育作为人类社会技能传承的有效载体,必然会受到工业革命引起的技术革命的冲击,其办学主体、办学功能和具体形态都必将出现新的变化。[8]手工业经济时代,以手工技艺为主要内容的职业教育在劳动现场开展,父子相继、世代“薪火相传”,是学徒制教育形式,其职业教学内容与生产内容高度一致,教具即生产用具,教师即师傅。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兴起后,大工业机器生产需要大量技术技能人才,而传统学徒制无法提供大规模的技术技能人才,这为学校职业教育提供了可能。18世纪中叶,俄德英法等西方发达国家相继开办现代意义的职业学校。19世纪60年代后期的以“电气时代”为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对技术要求的升级颠覆了传统人才标准体系[9],英美国家开始通过立法(如1889年英国《技术教育法》)将职业教育列入正规教育制度的组成部分。20世纪中后期,第三次工业革命出现,生产的主要特点是科学技术对生产的推动作用越来越明显,同时科学技术本身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精密,生产对人才也要求高技术、高素质,高等职业教育应势兴起。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加速演进,职业教育面临新一轮转型升级(见表1)。

表1 历次工业革命引起的职业教育转型升级


农业社会

第一次工业革命

第二次工业革命

第三次工业革命

生产主要特征

手工工场

(小规模生产)

 

实现机械化

(建立工厂制度)

 

实现电气化

(大规模、流水线、标准化生产)

 

实现信息化

(科学技术对生产的推动作用越来越明显,工作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

职业教育形式

学徒制(父子相传、师徒授受)

早期职业学校应运而生

中等职业教育兴起

高等职业教育兴起